搜索
NFT元宇宙Web3
近期热门

镰刀是怎样练成的:起底挪用22,000 ETH的麻吉大哥黄立成的故事(Jeff Huang)

波动

介绍

黄立成 Jeffrey Huang,网名Machi Big Brother,前美籍台裔音乐人、科技企业家,2018年从 Formosa 金融挪用22,000 ETH。在 Formosa 金融倒闭后的四年里,黄立成连续推出十余个炒作的代币和 NFT 项目,均告失败。接下来是对黄立成在加密货币领域历史的广泛概述、包括对Formosa金融的简要概述,他随后参与的项目,搅在其中的其他参与者,以及一如既往必不可少的证据支持。

在过去的一年里, 黄立成 作为最大的 BAYC 持有者之一在 NFT 领域声名鹊起。尽管如此,很少有人知道他在加密货币领域的黑暗历史……

背景

Jeff Huang ,黄立成,AKA “Machi Big Brother”,是一位来自台湾的台裔美国音乐家和科技企业家。麻吉大哥最初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是作为1991 年成立的流行说唱三人组 LA Boyz 的成员。 LA Boyz 组合活跃于 90 年代初至后期,发行了 13 张专辑并在亚洲小有名气,最终于 1997 年解散。

在 LA Boyz 取得成功后,黄立成于 2003 年成立嘻哈组合 Machi 再一次获得成功。MACHI Entertainment 是一家多产的亚洲嘻哈/说唱唱片公司,也是由黄立成及其朋友创立的华纳音乐台湾的子公司。最终,随着 17 Media (M17) 的创建,黄立成从音乐行业转型到了科技行业。M17 成立于 2015 年,现已发展成为亚洲最受欢迎的直播应用程序之一。

2017 年,黄立成 成立 Mithril 开始涉足加密货币领域,这是他参与的一系列项目中的第一个,这个项目也是很有记忆点:团队成员不明朗,道德有问题。看证据不胡说,大起底现在开始。

项目一:Mithril

2017 年底,黄立成 创立了 Mithril,这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交媒体平台,旨在通过其原生代币 MITH 直接奖励内容创作者。Mithril 于 2018 年 2 月 21 日进行了一次私人代币销售,筹集了 5160 万美元(60,000 ETH),占代币总供应量的 30%。这些私人销售代币的70%于2018年2月在TGE解锁,其余30%在未来三个月内解锁。2018年4月,Mithril在集中式交易所Bithumb上市。到2018年5月,MITH代币被完全归属,到那时,占流通供应的89%,导致巨大的抛售压力。

资料来源:币安研究

Mithril团队

项目二:Formosa

从2018 年初开始,黄立成 与台湾政治家乔治·谢 (George Hsieh)、张琳 (Czhang Lin) 和 Ryan Terribilini 密切合作,创立了Formosa 金融,这是一个为区块链公司打造的资金管理平台。Formosa 金融在 2018 年 4 月的最后一周进行了天使轮融资,筹集了 22,000 枚ETH。一轮私人销售于 5 月 31 日结束,筹集了额外的 22,000 枚ETH。这占代币总供应量的 30%。Formosa 总共筹集了 2300 万美元(44,000 ETH)。著名的投资者包括 Binance、QCP Capital、Lemnis Cap、Block One、Mithril/Jeff Huang(这两个名字要高亮,请记住)、Macoin、Wilson Huang、Leo Cheng’s Syndicate、Blockstate 和 Block One。

代币分配↑

团队↑

投资者之所以投资的前提是,他们“确信”:FMF正处于获得顶级CEX上市的快速通道上。

摘自被删除的Medium文章

分发给潜在投资者的白皮书摘录

提示 Binance 列表

黄立成后来否认自己曾经说过的话

FMF的交易于2018年6月在IDEX上线,上线立即暴跌。直到 2018 年 9 月,它才在中心化交易所(IDCM、UEX )上市。

在 IDEX 上进行 FMF 交易

此外,17传媒原定于2018年6月7日在纽约证券交易所进行IPO,但由于与投资者的结算问题未予说明,在筹集1.15亿美元的计划落空后,IPO启动被推迟了。ZachXBT联系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以揭开原因。

“M17停止交易和它目前的私人实体地位与法规或花旗银行的错误步骤没有什么关系。M17最终无法满足审计和报告要求,也无法克服对其账簿的门槛竞标,因为人们无法适应这种商业模式。”

在失败的上市之后,黄立成在 Facebook 上表达了他的挫败感,对花旗银行和德意志银行进行了抨击,因为这两家银行都参与了此次 IPO。

FMF ICO三周后,Formosa金融的情况变得更糟,2018年6月22日,Formosa金融的财付通钱包中出现了两笔各11000ETH的提款。在投资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联合创始人George Hsieh作为公司的唯一董事,通过自己推动代币回购,两边都在执行。

2018 年 6 月 22 日进行的代币回购

2018 年 6 月 22 日进行的代币回购

交易#1

交易#2

George Hsieh、黄立成和 Yalu Lin 辞去了正式职务,留下剩余的联合创始人 Ryan Terribilini 担任首席执行官,Lorne Lantz 担任首席技术官。

↑由 ZachXBT 在Breadcrumbs 中创建 ↑由 ZachXBT 在Breadcrumbs 中创建

这张图表显示了,就在 2018 年 6 月 22 日 黄立成 和 George 两次提取 11,000 ETH 之前,有天使/私募轮的多重签名的 ETH 流入。

2018 年 6 月 29 日,George 将10,500 ETH 转移到 Binance 账户。币安账户 KYC 的真实性目前未知。

至于 黄立成,他从钱包中提取的11,000 ETH 一直没有动过,直到 6 月底和 7 月初向各个 Binance 账户转移了 4,980 ETH、1997 ETH、1,400 ETH、500 ETH、103 ETH。有2,000 ETH被发送到 czhang.eth,20 ETH 被分配到 EOA 钱包。

问题仍然存在:这个币安账户和钱包属于谁?让我们更深入地研究并仔细看看其中一些 ETH 的外流去向!(感谢区块链技术让一切有迹可循!)

2018 年 7 月 26 日至 7 月 29 日 4980 ETH 流出记录:记录显示该币安账户经常从两个来源流入:FTX 和 littlebang.eth

  1. a).如果我们在 OpenSea 上查找 littlebang.eth 的所有者,我们会看到他们的用户名是“Bun919tw”

  1. b).谷歌搜索显示“bun919tw”实际上是 Cream Finance 核心工程师 Bun Hsu(Cream 是 Jeff Huang 的另一个项目。)

摘自 Cream Finance Medium 文章

  1. C).Bun Hsu 的 Twitter 头像是 BAYC #7066,这是从 machibigbrother.eth(黄立成的公共钱包)赠送给他的。

BAYC 7066

  1. d).Bun Hsu 恰好交易了多个 黄立成的项目,例如 FMF、SWAG、CREAM、SQUID、PHOON、MCX 和 MIS/MIC。

为什么一个不在Formosa金融团队的人在 ICO 后仅仅 3 周就收到了 4980 ETH,同时还交易了其他 黄立成项目的代币,以及 黄立成本人的 BAYC?

2. 2018 年 7 月 11 日流出 2000 ETH 记录: 区块链显示该笔交易已被 czhang.eth (Czhang Lin) 收到。林先生在Formosa金融担任顾问一职,直至 6 月 22 日。

a)在 Czhang 收到 2000 ETH 三周后,Czhang 于 2018 年 7 月 22 日将 150 ETH 发送给了他的兄弟 Yalu Lin(对,你们没看错,此人就是 Formosa 的COO)。

再一次,为什么Formosa金融的顾问兼首席运营官要收来建设项目方的钱?

3. 1997 ETH 于 2018 年 7 月 28 日流出记录:唯一流入该币安账户的资金来自 harrisonhuang.eth,该账户与 w9g.eth(Wilson Huang)频繁互动,也就是Mithril 工程的副总裁,XY 金融和 GalaXY Kats的现任创始人。

Wilson Huang将 NFT 赠送给 harrison huang

harrison huang将 MAYC 赠送给 Wilson Huang

3.a)我们在Twitter上对 harrisonhuang.eth 的快速搜索让我们找到了他的 Twitter 帐户,大概率是没问题的,因为他在 Twitter 曾经在对 Wilson Huang 的回复中提到了自己 ENS 地址。

推文

Harrison 并未在 Formosa 金融的白皮书或网站上列为团队成员。再一次,出现了与 Formosa 没有公开关联的个人接受项目资金的情况。

其余从黄立成那里收到资金的币安账户挖下去是个死胡同;这些账户最近没有与其他外部或个人地址进行任何交互,交易只是从 CEX 到 CEX 的移动。

2018 年 7 月 26 日,黄立成 和 Mithril 因试图欺骗币安一月一次的社区币投票而被捕。一位名叫 Lucky 的用户发现了证据,证明 Mithril 获得的 80,000 多张选票,仅来自两到三个地址。社区币投票的规则是这样的:1 BNB 等于 1 票,每个账户最多允许投出 500 票,所以一个投票者可以通过持有 500 BNB 获得最多 500 票。在实际实施中,Binance 表示,创建虚假账户无异于大量分发 BNB,会导致自动取消资格。

黄立成在当时与Mithril 密切相关的 Formosa ICO 中使用了相同的地址,这个地址持有价值 860 万美元的 MITH。下图显示了曾经确实有人从当时最大的Mithril鲸钱包中批量转移ETH到 BNB 的钱包,并因此被收取了gas费。

由 ZachXBT 在Breadcrumbs 中创建

更糟糕的是,用于欺骗社区币投票的大量 BNB 恰逢 Bun Hsu 收到 1980 ETH 的那一天。事实上,在投票前不到一小时,这些 ETH 就存入了他的 Binance 账户。

在检查链上的交易时,我发现额外的 BNB 实例以较小的数量(500 BNB 或更少)分发到 Binance 账户,与 FMF 资金被盗的时间线一致。

1a.世界标准时间 7 月 28 日凌晨 3:25,向 Bun Hsu 的 Binance 账户存入 2000 ETH

1b.世界标准时间 7 月 28 日凌晨 4 点 43 分,从Binance 提款 43.8k BNB(大概率是 Bun操作的)

2a.UTC 时间 7 月 28 日上午 7:08,向 Harrison Huang 的 Binance 账户 存入 1994 ETH

2b.世界标准时间 7 月 28 日上午 7:28,从 Binance 提现 30000 BNB

再一次,这些地址与 黄立成/Mithril 相关联。很遗憾,金融的大部分资金最有可能流向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

Mithril “赢得”选票

在 Binance 过滤异常票数之后,数据显示获胜的是POLY

再一次,这就是Formosa 募集资金的用途。

钱都进了谁的钱包:

2018 年秋天,当与 黄立成、Czhang 和其他 FMF 团队主要成员的沟通越来越疏远,并且没有给出适当的解释或项目更新时,代币持有者开始怀疑出现了问题。FMF 继续暴跌,关键团队成员的突然放弃使该项目陷入困境。

在 IDCM 上清洗交易的机器人

项目 3:Machi X

2018 年 10 月,黄立成 和 Leo Cheng 推出了一个知识产权社交市场 Machi X,但由于 Huang 之前的项目 Mithril 和Formosa事件的表现,他们难以获得资金。

Mithril 于2018 年 11 月在币安上市,恰逢团队分配解锁。到那时,MITH 已经下跌了 80% 以上,到 2020 年,开发完全被放弃了。

来自 Coingecko 的图表

直到推出一年多后,Formosa 的投资者才最终了解他们的基金发生了什么。2019 年 8 月 12 日,Formosa 投资者收到一封匿名电子邮件,称在 2018 年 ICO 后仅三周,Formosa 金融 ICO 私人销售钱包中就有 22,000 / 44,000 ETH 被盗。证明这一点的各种内部文件都bei附在电子邮件中。

在这段 2019 年泄露的音频中,Formosa 前首席执行官 Ryan Terribilini 分享了他对 Jeff 和 George 挪用资金的故事的看法。

我联系了多个投资该项目的 VC 和天使,想要了解他们为什么不对黄立成和 George 采取法律行动。大概来说,这主要因为黄立成和 George 在台湾算是有权有势的大人物,投资者担心如果他们站出来起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其他人根本不想处理这个烂摊子,而且,因为事情发生在多个司法管辖区。最后所有人都只能同意,他们只能假装失忆了,假装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没发过。

项目四:Cream 金融

2020 年,加密市场再次开始升温。黄立成于 2020 年 7 月上旬分叉了去中心化点对点借贷平台 Compound Finance,与 Leo Cheng (没错,就是第三个做黄的项目Machi X 的合伙人Leo Cheng)创建了 Cream Finance。Bun Hsu、Jeremy Yang 和 Stanley Yang 都在 Cream 的开发团队中。截至今天,由于失职,Cream Finance已被三度利用超过 1.92 亿美元。

项目五:Wifey 金融

8 月,一个“匿名团队”创建了 Yearn Finance 的分支 Wifey 金融, 黄立成、Leo Cheng 和 Wilson Huang 都恰好是 Wifey Discord 频道的第一批成员(这三个人关系可真好啊,什么好事儿都想着兄弟们)。TTransaction 记录显示,Wifey 的部署者多次向 Wilson Huang 汇款。四天后,Wifey 金融被抛弃。

合同于 2020 年 8 月 8 日创建

黄立成是最早的交易者之一

黄立成 是 Discord 中的第一批人之一

Wilson Huang 从 Wifey Deployer 获得资金

然后我们就看到了 Leo Cheng 的名字 (Lumberg)

自 2020 年 8 月 7 日以来,Discord 中没有任何推文或活动。Wifey 的寿命为 5 天。

项目 6:Swag 金融

另一个由 黄立成 创立的项目Swag.live 是一家成人娱乐网站,于 2020 年 10 月上旬推出了治理代币。 当Swag被悄悄地列为Cream Finance的抵押品时,围绕着上市的缺乏透明度的争议,在Crypto Twitter上引起了相当大的讨论。几周之内,该代币就被farm、倾销并从 Cream 中退市。

围绕swag 的争论

倾销

退市

代币发布后 1.5 个月,Swag 从 Cream 中退市

项目 7:Mith Cash

2020 年 12 月 30 日,黄立成和 Mithril 带着一个新项目回来了:Mith Cash,这是 Basis Cash 协议(一种算法稳定币)的一个分支。推出仅几天后,Mith Cash 就增长到 10 亿美元的 TVL,然后随着代币持有者企图兑现奖励而猛烈崩溃。Mith Cash 最终遭受了与 Basis Cash 相同的命运。与 黄立成 的其他项目类似,该团队是“匿名的”,黄大哥声称他只是一名顾问。

来自 CoinMarketCap 的图表

项目 8:Typhoon Cash

在 Mith Cash 崩溃和烧毁后不久,黄立成 再次带着基于Tornado Cash 分叉 的项目 Typhoon Cash 回来了。Typhoon 团队声称拥有一支匿名团队,但众所周知黄立成和他的好朋友们就是 Typhoon 的幕后黑手。在发布时,很明显开发充其量只是草草敷衍了一下。最初的设定是:任何人都可以在匿名池中质押并保持匿名,但是,为了获得奖励,必须在池中进行质押。这意味着为了获得奖励,你的奖励存款将被 doxxed,从而使匿名硬币的概念一文不值。开始后的几周内,该项目就被放弃,无视电报和discord频道里的人纷纷崩溃。

Rewkang 是 Telegram 的前五名成员之一

Avner 揭示并由Nick 验证的Typhoon Cash 漏洞

例子:

先存入,然后“提现”到矿池

提款地址在“收件人”下

从第二个地址取消质押并退出

自 2021 年 2 月以来,这个项目就没有在 Discord、Telegram 或 Twitter 上发布任何更新了,留下被玩弄的散户们哭着投诉无门。

项目 9:Mud Games

随着 Loot for Adventurers(存储在链上的随机游戏内资产)在 2021 年 8 月底突然流行起来,黄立成 很快开始了他自己的版本,名为 Heroes of Evermore,很快的,这个项目为匿名团队获得了 533.92 ETH 的利润.。与 Loot 不同,Evermore 的英雄不是随机的,匿名团队成员悄悄地铸造了该系列中所有最稀有的 NFT,而 Evermore 持有者并不知道。

团队成员 Jeff 和 penguin 都铸造了 #2 和 #3,因为该系列的稀有性

项目 10:Squid DAO

再次,一个“匿名团队”支持了 Squid DAO 的推出,这是一个 OHM/Nouns DAO 的分支,于 2021 年 10 月出现。早期持有者中有 MachiBigBrother.eth。(这个地址熟悉不?machi是谁的名字呀?对了是黄立成的。)到 2022 年 1 月,该项目在黄立成的建议下被关闭。

通过提案

如今,黄立成已经转移到 X、XY Finance 以及最近他的最新分支:Ape 金融。

XY 财务团队和顾问

X 顾问

Ape 金融

在 Jeff 的许多项目中,我们看到相同的反复出现的主题:匿名团队、分叉项目、通过 FTX 资助的新钱包以及较短的让人吃惊的生命周期。我们在每个项目中都看到相同的玩家,Wilson和/或 Leo总是和黄立成混在一起。像Andrew Kang这样的VC甚至能做到视而不见。我在 2021 年 10 月联系了 Andrew,他是这样说的:

然后在二月,Andrew 再次向黄立成表示支持,尽管Cream 项目几乎已经死透透了。令人遗憾的是,当涉及金钱时,人们对明显的证据视而不见,尤其是当相关方以高昂的代价在经济上伤害他人时,无论是通过 10 多个负面项目,还是通过帮助挪用 22,000 ETH。

来自plesrDAO Telegram

当黄立成的罪行曝光后,他对“错误描述”表示担忧,但他和他的团队的行为却不断损害整个加密领域。我希望有一天,每个受到伤害的人都能看到某种形式的正义。

出于记者的礼貌,我在本文发布之前联系了黄立成。他强调说,他只是因为在 Formosa 担任顾问而获得了补偿款,声称他不知道向 Bun 或 Harrison 支付了 4980 ETH,并且他坚称 Mithril 从未在社区币竞赛中作弊。

对,你说的都很对,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凑巧。关于黄立成的一切都是非常凑巧而已。

来源:medium 作者:ZachXBT

编辑于 2022-06-17 04:31
「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
赞赏

发表评论已发布0

手机APP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 返回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