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NFT元宇宙Web3
近期热门

名人和NFT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Founder
名人和NFT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在足球比赛中,当一个四分卫 “打破遏制 “时,他就会避开迎面而来的传球冲撞,逃到空地上。突破防守是为了制造混乱;可以延长一个原本死气沉沉的比赛的寿命,迫使防守者争夺。我也发现在思考趋势时,这个概念也很有用。几乎所有的大趋势都是在亚文化中孕育的——游戏玩家、饶舌歌迷、重度抖音用户中的青少年,不管是谁,但大多数在这些亚文化群体中流行起来的东西都无法通过障碍进入外部世界。但是,当一种趋势确实想法设法的突破了屏障,就不能对它视而不见了。

当我看着帕里斯·希尔顿和吉米·法伦在《今夜秀》中,围绕新买的无聊猿NFTs尬聊片段时,我想到我可能刚刚看到NFTs突破次元壁——出圈了。

“这个猿猴让我想起了我自己也有件一模一样的条纹衫”法伦说,他故作平淡地解释道为什么原意为这个电脑生成的拟人化猴子涂鸦支付了大约21.6万美元。当法伦把他们的两幅猴子卡通画挨在一起时,希尔顿说:“它们两个看起来相处不错”。我心想,看起来当然是这样的。在过去的一年里,NFTs在互联网的一些角落里成为一种痴迷,而两个主流明星在国家电视台的长时间对话正是使它跃入更大文化的方式。这也是一个退休的亲戚给你发短信问你是否需要了解NFT的原因。

名人代言产品、品牌、理念、发型已经存在了很久,但近年来,随着明星们在社交媒体上开发了自己的直接广告渠道,他们的代言也五花八门。对于有东西要卖的人来说,名人的粉丝群提供了一个简单的、反应迅速的受众。你甚至不需要那么出名:如果你在Instagram上查找C级Netflix真人秀节目的演员资料,你可以可靠地发现他们为Fashion Nova紧身裤做模特,或者向他们七位数的粉丝推广一些新的应用程序。对于那些在监管方面存在繁文缛节、难以进行广告宣传的产品,如娱乐性大麻,名人是让人们谈论你的产品的最好方式。

阅读。美国最好的毒贩子是A级名人

希尔顿和法伦在好莱坞NFT的炒作列车上有很多同伴,里斯·威瑟斯彭、格温妮丝·-帕特洛、斯蒂芬·库里和阿姆最近都跳上了车。但是,即便在一个对名人代言人已经习以为常的文化中,《今夜秀》的片段依然产生了巨大的反响。该视频的一条推特上有数千条评论,称其 “非常奇怪”。记者Max Read将其描述为 “深刻的不安”。整个场景确实有一些令人不安的地方,或者说,这个场景根本就已经发生了。通过NFTs,美国可能已经达到了名人代言的逻辑至高峰。

如果还没有人在聚会上把你逼到墙角向你灌输——NFT是指不可伪造的代币,这是一种不可更改的数字收据,存在于一个叫做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公共交易账本上,你可能已经落伍了。在目前的实践中,NFT是代币,通常对应于可以被慷慨地称为艺术品的东西。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无聊猿是一个相当好的坐标,代表你可以在市场的顶端找到审美眼光的质量。而市场化的审美顶端可能是非常昂贵的;艺术家Beeple在3月以69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件NFT。正如我的同事凯特琳·蒂凡尼最近写的那样,NFT激发了人们的强烈反馈,他们担心区块链技术对环境的影响,购买NFT需要加密货币,而加密货币需要大量的能源,但也有一些人认为它们是直接的骗局。很可能完全是一个骗局,或者市场可能只是由绝大部分的骗局和一些合法的交易组成,这个比例可能会很随意。该技术本身在未来是否会有更多有用的应用,目前还不清楚。从某种意义上说,现在这一切都是猜测。

围绕着NFTs点的模糊性,即使这不是狭义的传统意义上的认可,希尔顿和法伦关于他们的六位数猿人的轻描淡写很值得仔细琢磨。MoonPay是一家加密货币支付公司,他们指明要为他们的购买者提供便利,该公司的一位代表告诉我,公司的名人客户都是自己发起的交易,为他们自己的NFT开具发票,并没有因为公开提到该公司而得到补偿。据这位发言人说,MoonPay迄今为止唯一支付的广告是最近在Post Malone的音乐视频中的插播。

NFT不是消费品,对名人代言的传统理解并不是谁在获利的框架内。正如Read在他关于《今夜秀》视频的通讯中指出的那样,好莱坞NFT生态系统似乎特别乱伦。就希尔顿而言,她已经是至少一个NFT平台的投资者,并且已经以超过1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她自己的Planet Paris NFTs。在过去的一年里,加密货币初创公司出现了淘金热,由于它们是私人公司,通常不清楚谁可能投资了哪里,谁在帮谁的忙。报道加密货币行业的出版物CoinDesk称最近出现的名人NFT “反常的交易”,动机及其可疑。MoonPay拒绝对其投资者发表评论。

即使拥有NFT的名人在加密货币市场上争夺的任何公司中没有经济利益,他们在NFT这个概念中也有明显的利益。当你购买这些代币之一时,你并没有购买原始艺术作品的所有权——互联网上的任何人都可以公开查看(随意下载)图像,而且原始艺术家保留了他们出版或复制作品本身的权利。NFT所有者得到的是一种新型的投机性资产,为了增长,他们需要普通大众的投资资金在他们之后涌入。”我的同事Ian Bogost最近写道:”就像猪肉期货商品交易商对交付猪肉不感兴趣一样,NFT交易商也不一定关心猿猴的有用性甚至是象征性价值。当帕里斯·希尔顿和吉米·法伦在国家电视台上厚着脸皮地谈论无聊猿有多酷时,它伴随着非常现实的可能性,即这样做会通过招募新的资金来增加他们的投资价值。当NFT破灭时,NFT持有人就会获利。

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关心某个人赔的倾家荡产,就仅仅因为他觉得Post Malone或其他什么人为他提供了一个健全的蓝图——通过某种类型的计算机生成的猴子涂鸦可以来确保他未来财务增长,更不用说这玩意儿特别容易被盗。理论上应该有人在外面保护那个人,但不是我,我才挣几个钱,这不是我该操心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看着两个百万富翁推广一种被动的财富积累机制这很恶心。他们假装对 “艺术 “或 “社区 “感兴趣,嘴脸让人从内心感到厌恶。即使是希尔顿和法伦也似乎对以这种特别空洞的进行创收的方式感到疲惫。使希尔顿成为家喻户晓的真人秀节目《简单生活》可能不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艺术(虽然我作为一个大学生确实很喜欢它),但至少它看起来很有趣。也许在2000年代中期,像希尔顿这类名人总是保证财富积累本身会成为名人代言的最终目的。希尔顿,就像她的卡戴珊继承人和之后无数的Instagram红人一样,就其本身而言,从来没有那么有趣。相反,观察人们致富的过程充满了娱乐性,这类明星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名声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门户,通过这个门户可以吸收无尽的现金。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中最成功的人已经变得更像传统的名人——国际化的吉米·法隆,但他们巨大的文化影响力也倒逼其他类型的明星必须向他们靠拢。

明星们一直在进行基于资产的财富积累,就像其他富人一样,但都是悄无声息的。购买物业挣租金,或购买快餐特许经营权的名人一般不会因为成为房东或从劳动穷人的劳动中提取财富而寻求公众的赞扬。现在,从贾斯汀·比伯到沙克,每个人都想当文化远见者,因为他们把六位数的赌注押在了一张丑陋漫画的数字收据的长期价值上,他们想让你认为这事儿又新又酷,而且你还有时间进入。如果希尔顿和法伦以及他们的名人朋友要入场,用买入后抛盘的方式获得更多的财富,他们至少可以对我们其他人礼貌一点,谨慎一点。相反,他们听起来好像认为这是愚蠢的,而且好像他们认为我们其他人可能愚蠢到会买账。

编辑于 2022-02-05 05:42
「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
赞赏

发表评论已发布0

手机APP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 返回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