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NFT元宇宙Web3
近期热门

在乌克兰战争中成长的创业公司

Founder

初创企业是很困难的。战争期间更难。以下故事是关于乌克兰的科技公司创始人如何生存的。

在乌克兰战争中成长的创业公司

信息来源:protocol

对于创业公司创始人在融资时的所有担忧中,被绑架通常并不在名单的前列。但是,当我本周在Zoom上问Stacy Pavlyshyna和Roman Sevast他们的位置时,他们拒绝透露自己的具体位置,只是说他们住在乌克兰的一个小村庄,并在这个小村庄远程经营着一家创业公司。

Pavlyshyna说:”我们的账户上现在还有200万美元。很多人刚刚被绑架了。我们觉得不安全,所以无法分享我们的确切位置”。他和Sevast共同创办了设计创业公司Awesomic。”

Lviv的相关软件公司的营销主管Danylo Fedirko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但他还有其他担忧。当我们最后一次谈话时–俄罗斯入侵三周后–Fedirko的父亲正在乌克兰国土防御部队训练。Fedirko上周告诉我,两个月后,他已经完成了训练,预计将被部署到战场上。

Fedirko说:”这就像另一个宇宙。老实说,我目前还不紧张。我对很多事儿都不明白。我内心还没有接受战争。可能,如果我真的会被送到战场上,我就会开始紧张。”

乌克兰的科技界不得不适应战时的现实,成千上万的科技工作者已经逃离了这个国家。但是,由于远程工作已经成为常态,初创企业绝没有停止他们扩大业务的努力。Sevast说,在Y Combinator、先锋基金和Flyer One Ventures的支持下,Awesomic的员工和承包商名单自战争开始以来已从100人扩大到170人。

尽管相关公司的一些客户一直担心将其软件开发工作外包给一个被战争围困的国家中的创业公司,但Fedirko说,他也看到了客户的兴趣正在上升,他们希望通过在乌克兰开展业务来表示对乌克兰的支持。

乌克兰的创业社区变得更加紧密,共享资源,如所谓的 “angel drivers “的联系信息,他们了解很多小道,他们帮助受危险的人们疏散到达安全地带。Sevast说,整个国家已经进入 “创业模式”,大家正团结起来对抗这种混乱局面。

Sevast说:”每个人都想互相帮助。当你和以前从未交谈过的随机的人联合起来时,这是一种特殊的气氛,但他们就像是你最好的朋友帮助你。”

将团队疏散到安全地带

Awesomic在乌克兰的员工中约有80%留在了该国,其中许多人得到了Awesomic的搬迁帮助。Pavlyshyna说,他们中的一些人在网络连接不稳定的掩体中工作。大多数乌克兰男人别无选择,但Awesomic的许多女性也留在了乌克兰,包括Pavlyshyna本人。

Pavlyshyna说,Sevast和Pavlyshyna都拒绝了一个早期离开的机会。在入侵后的几天里,Sevast和Pavlyshyna约好了去美国的签证–她们被安排成为3月中旬参加SXSW的第一个乌克兰代表团的一员。但他们选择留在乌克兰,即使俄罗斯军队入侵。她说:”军队赢得了战斗,但我们需要以经济取胜”。

这是Pavlyshyna在她的乌克兰年轻创意人和企业家网络中听到的一种情绪,即使有数百万人离开了这个国家。

Pavlyshyna说:”我强烈地听到一种’留在这里,为国家而战’的说法,因为这是我的家。如果我们输掉这场战争,我们将没有家可回。”

在乌克兰战争中成长的创业公司

Awesomic 已帮助其部分团队迁移到乌克兰更安全的地区

Pavlyshyna说,如果事情变得太危险,这种状况可能会改变。目前,Awesomic公司已经帮助其团队中的一些人搬迁到乌克兰更安全的地方。该公司还在埃及租了两栋别墅,供Awesomic团队成员每次使用几周,埃及是乌克兰人的热门度假目的地。在周三的一篇博文中,Sevast指出,该公司将提供财务帮助,包括支付团队成员看心理医生的100%费用,以帮助解决创伤后应激障碍。

他说,即使在相对安全的利沃夫,Fedirko的公寓地板也因几周前该地区的爆炸事件而摇晃。Fedirko说,这 “真的很吓人”,但他和他的同事们通常仍然感到安全,安全到可以足够忽略打断他们生活的空袭警报,这些警报预示着导弹的发射。

Fedirko说:”这只是,比如,’哦,所以有一个警报器。好吧。我会离窗户远远的。我们会继续工作。” 他们也会继续玩。当Fedirko和我在周五晚上谈话时,他提到他的同事们在办公室里喝葡萄酒。

拿起武器

Awesomic和Relevant都在捐钱帮助战争工作,两家公司都有员工在战争中。Fedirko说,相关公司现在已经为一位去打仗的高级用户体验设计师买了两架无人机。Awesomic的一名设计师和一名开发人员也加入了乌克兰部队。

Pavlyshyna说,和Fedirko一样,Awesomic的一些团队也很年轻,他们的父母正在战斗。在这些情况下,Awesomic正在为需要的地方提供资金支持。

他说:自己也有一种去战斗的情感冲动,特别是在基辅最初面临被占领的危险时。现在,他说他觉得自己通过工作和缴税帮助支持了经济。他认为,他 “在感情上已经准备好 “在某个时候被征召了。

在乌克兰战争中成长的创业公司

Awesomic 向慈​善基金Come Back Alive捐赠了1,000,000 UAH(35,000 美元)该基金为乌克兰士兵购买了 496 件装甲背心

Sevast也说,如果不是对他的团队和投资者有义务,他要么加入部队,要么献身于志愿工作。

Pavlyshyna认为她对战争的最大贡献是努力重建乌克兰的经济和加强科技产业。Awesomic主要销售给外国客户–大部分在美国–在农业等经济部门瘫痪的时候,该业务带来了资金。

Pavlyshyna说:”每个人都可以决定他们是否可以烤面包或做志愿者,或做任何一种工作,我们决定我们需要做这种努力。我认为我们只需要在这里投入更多的时间,也许可以拿出更多的时间–就像我们已经在做的那样–来分享知识,指导社区,这样就会出现更多的初创企业,并且会成功。”

编辑于 2022-06-04 15:18
「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
赞赏

发表评论已发布0

手机APP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 返回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