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NFT元宇宙Web3
近期热门

想推行Play-to-earn游戏?游戏厂商是否真正考虑到了玩家诉求?

Founder
想推行Play-to-earn游戏?游戏厂商是否真正考虑到了玩家诉求?

信息来源自Vox,略有修改,作者Luke Winkie

西雅图22岁的Jared Galloway靠一匹虚拟马谋生。澳大利亚工作室Virtually Human开发了一款基于浏览器的PC游戏《Zed Run》,故事发生在一个邪恶的赛博朋克反乌托邦世界中,电脑控制的赛马为了赢得比赛在其中争夺。玩家可以购买和繁育这些“种马”,机构保证他们的所有权被编码在区块链上(所有的交易都是用加密货币完成的)。他们的目标是获得一匹能赢得比赛的强壮的马,并向那些想要获得它们珍贵的数字基因的人收取种马费用。可以把它想象成整个赛马业被压缩成了一个虚幻的、只在线进行的经济。

这一切听起来可能难以理解——大多数Web3革命的细节都是如此——但你真正需要知道的是,在尝试Zed Run之前Galloway只是一个勉强维持生计的泳池管理员。从开放市场上买了一匹前途无量的马之后,他的生活从此改变了。

Galloway说:“我开始玩这款游戏,并以1.1以太坊的价格买了一匹没有名字、没有比赛过的马,当时的价格约为4000美元。“之后我收到了3个以太坊的报价,三天后报价上升到5个以太坊,然后是8个。我看到提出报价的是《Zed Run》中最大的赛马手。”

Galloway决定自己养这匹马,这样他就可以参加比赛并繁殖它。“我想,‘如果游戏中最好的选手想要我的马,那么这一定是有意义的,’”他补充说。

Galloway说,他上个月从Zed Run赚了4000美元,这意味着他已经赚到了他的初始投资。他的马名叫Diamondz,总共为他带来了6.4个以太坊的利润,按目前的兑换率折合约2万美元。如今,他全职玩这款游戏,并在YouTube上向一小群粉丝展示自己每天的游戏进展。这使Galloway成为蓬勃发展的“play-to-earn”运动中的成功故事之一。这是一种笼罩着电子游戏行业的新理念,旨在通过去中心化的物物交换系统重塑这一爱好。

前提很简单。在未来,也许在电子游戏中获得的战利品将拥有可观的、不受限制的现实价值。你在《天际》或《魔兽世界》中发现了一把罕见的剑?这可以被铸造成完全独特、绝对不可复制的NFT,对任何感兴趣的买家来说都值一大笔比特币。

育碧、Epic和EA等大型游戏发行商已经开始打造自己的区块链平台,创造了一大批渴望改变娱乐基本规则的先驱者。其想法是创建一款功能更像开放式、自由放任式社交空间的电子游戏,而不是一系列导致大结局的挑战。这种观点认为在未来,游戏将会反映现实生活的原则。电子游戏是不公平的剥削;它们要求我们花太多时间,却不给予回报。如果玩《刺客信条》能够让我们获得一些有形资本,那么玩家与发行商之间的关系就不会如此紧张。

Galloway告诉我,《Zed Run》对他来说已经不再是一款电子游戏了。这里没有奇迹和欢乐;没有老头环那样的秘密需要揭开。Diamondz只是一种生活方式。

“我现在把它当成一门生意。我和人们做繁殖交易,我研究哪种马能给你最好的后代。有些人玩是为了养家糊口。”“我妈妈花了一段时间才理解Zed Run。她认为这是一个庞氏骗局。但现在她知道其他人把这视为一个可行的生意。这匹马是家庭中的一员。”

“这匹马是家庭中的一员”

《Zed Run》并不是一个例外。Play-to-earn游戏还没有完全占领Twitch排行榜,但这并没有阻止Web3初创公司利用这一概念赚钱。一般来说,新玩家被要求将他们的加密货币钱包与平台同步,并购买某种区块链编码的NFT(在Zed Run的例子中是一匹马),这使他们可以进入核心游戏。换句话说,如果你还没有一个Virtually Human代币,你就不能参与Zed Run。这种策略在整个行业都有所体现。

以类似于神奇宝贝的手机游戏《Axie Infinity》为例,玩家在游戏中收集并饲养一窝与区块链绑定在一起的chibi动物,它们可以被有效地转卖。(Axie Infinity在委内瑞拉和菲律宾民众中很受欢迎,因为加密货币玩家从游戏中获得的收入往往超过他们的正常工资。)在另一款游戏《外星世界》中,玩家加入探险团队探索太空深处,在那里他们可以开采一种名为Trilium的矿石——一种可以兑换成美元和美分的加密代币。

play-to-earn的开发者认为他们在纠正一个古老的错误。显然,我们以前在游戏机前花费的所有时间都是无意识地剥削。

“我们从一个非常简单的论点开始,那就是把财产权带给游戏玩家。这背后的理念是游戏玩家有点像奴隶劳工。你玩游戏,在游戏中花钱购买虚拟道具,但最终你并没有真正拥有任何东西。你只是获得了在游戏中使用它的许可。Animoca的首席执行官Robby Yung说道。Animoca是一家区块链游戏开发商,已经筹集了超过3.5亿美元的资金。“肯定有更好的方法来做到这一点,而现在我们有了区块链。”

Yung没有提到的是,客户是否对其爱好的日益金融化感兴趣。play-to-earn模式的整合遭到了来自游戏社区的一致反对。很难用整体指标来量化这种抵制,但当育碧在12月宣布其加密货币风险业务时,宣传预告片被diss了数千次,最终该发行商下架了该视频。育碧并没有像《Zed Run》(即整款游戏都是作为一种盈利机制)那样进行宣传,但即便是相对温和的提及Web3、NFT或加密货币也会引发一些强烈的反弹。人们担心区块链的影响会削弱优秀的设计原则,创造使电子游戏体验越来越受金钱影响的环境,给消费者带来负面体验。到目前为止,发行商还没能缓解这种焦虑。

负责《最终幻想》系列的日本公司Square Enix的总裁Yosuke Matsuda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在玩家反抗后为自己追求的play-to-earn计划进行辩护。而开发备受期待的《S.T.A.L.K.E.R. 2》的乌克兰工作室GSC Game World也在该计划让粉丝感到被疏远后,取消了他们的加密货币计划。愤怒的人也不仅限于消费者。彭博社的Jason Schreier报道,育碧员工因公司的NFT计划引发了一场内部争吵。随着尘埃落定,越来越明显的是去中心化的财务核心得到了首席执行官阶层最强烈的支持。其他人要么感到矛盾,要么充满敌意。

在接受The Goods的采访时,Schreier表示他并不觉得消费者的拒绝有多令人惊讶。玩家总是会对游戏行业中最强大的公司所提出的乌托邦持怀疑态度,因为玩家早已意识到该行业盈利模式的冷酷。

在2010年代初,游戏开发者开始在自己的产品中添加一些可购买的小道具。通过付费,玩家可以跳过游戏内部的任务,获得他们喜欢的盔甲。我们将其称为“微交易”,这种方式已经变得非常普遍,几乎每一款自三A级工作室的游戏都与虚拟商店绑定,以便在你投入60美元的初始投资后能够长期保持资金流动。NFT的巨大变化似乎是这种掠夺行为的演变。之前,像育碧这样的公司想要向我们出售道具;现在,他们想让我们参与到一个虚假的经济中去,在这个经济中,一个看不见的智囊团在操纵所有的杠杆。作为一名玩家,你很容易觉得自己进行了一笔不公平的交易。

“自从这个行业诞生以来,公司就一直在寻找新的盈利方案。这其中有很多复杂的原因。图像保真度不断提高,制作游戏的成本也越来越高。而出版商也在拼命寻找赚钱的方法。玩家对此持怀疑态度,因为他们已经看到游戏制造商多年来一直在努力赚钱…人们就是讨厌这些东西。事实上,我很惊讶这些拥有数十亿美元资金、团队致力于市场研究和焦点测试的游戏发行商没有更早地意识到这将引起巨大的反弹。”

Schreier预言的反乌托邦已经到来。上个月,Vice的Edward Ongwesu Jr.调查了市场上最著名的游戏《Axie Infinity》。要玩Axie,你需要购买该平台的三个NFT,其价格随市场波动。(如今大约300美元)不是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这项投资,所以顶级的Axie玩家会把这些NFT租给其他玩家。这些玩家将使用借来的数字财产来玩游戏,而所有者将从产生的收入中获得一部分,这有效地创造了一个类似佃农的社会系统。Ongwesu得出的结论是,只要仔细观察,play-to-earn运动的所有引导性财务幻想就会消失。在任何去中心化的经济中,富人仍将主宰穷人。

Ongwesu写道:“成功的参与者和投资者最终似乎是那些认识到这项业务与其他任何金融风投相同的人。”“毕竟那些像强盗一样赚了大钱的人是那些吸引了风投资金的人、是囤积了Axies并借了出去的人,是像Pokémon卡一样交易NFT的人…”

在任何去中心化的经济中,富人仍将主宰穷人。

同样值得怀疑的是play-to-earn口号的主要卖点——区块链确保了数字产品的永久所有权——是否站得住脚。29岁的James O’donnell撰写了一篇关于加密游戏的博客,他不相信任何公司可以保证对互联网上的资产拥有无限期的所有权。毕竟,如果我有一天醒来发现我最喜欢的游戏的服务器被永久关闭了,我所积累的数字资本会发生什么?

“你并没有真的拥有一件东西。你拥有一个指向游戏公司服务器上图像的指针。他们可以修改或删除它。如果他们倒闭了,它就会消失。这纯粹是一个营销术语,”O’donnel说。“如果你不相信区块链游戏公司是可行的,你就不应该投资它。”

O’donnell告诉我他最喜欢的加密货币平台是Skyweaver,这是一款模仿暴雪《炉石传说》的卡牌游戏。他享受游戏的乐趣,并乐于通过一系列艰难的胜利获得经济上的好处。(O’donnell说他每个月能从游戏中赚到几百美元。)

从最基本的表现来看,没有人认为通过玩电子游戏赚钱是一种倒退的概念,特别是在Twitch主播和电子竞技专业人士都是百万富翁的时代。我认为,这种不信任与发行商迅速将玩家所感知到的财务动力变成最终催化剂有关;似乎人们玩游戏的其他原因都是无关紧要的。

这让我想起了在我们谈话快结束时提到的一些事。他说《Axie Infinity》这款区块链游戏因其残酷的刷任务和贪婪的商业行为而闻名。在任何其他背景下——艺术上,道德上,物理上——《Axie Infinit》都是一款糟糕的电子游戏。但如果你把参数指向资本,它就会突然变成一个巨大的成功故事,不管是好是坏。

Yung说道:“我最常听到的关于《Axie Infinity》的批评便是它并不有趣,这就好像‘有趣’是游戏中唯一的元素。“这是一个组成部分,它是游戏体验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社区是否准备好迎接一个“乐趣”不再是我们玩电子游戏的理由的世界?“play-to-earn所引入的侵入性因素——生存、副业、难得的大赚一笔的机会——是否会蚕食我们的优先级?劳动将继续与休闲相融合吗?这很难说,但我知道Galloway会继续榨取Diamondz的一切价值“这感觉像个梦,但它也是有意义的,”当我问他,从事一份完全脱离有形供需概念的工作是什么感觉时,他说。

“他们说传统的赛马是王者的游戏,”Galloway补充说。“但这款游戏孕育了王者。我可以证明这一点。(在玩之前)我没有什么资产能让我赚这么多钱,我不需要投入100万美元。”

编辑于 2022-05-20 01:46
「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
赞赏

发表评论已发布0

手机APP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 返回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