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NFT元宇宙Web3
近期热门

出售他的加密货币初创公司后,澳大利亚侨民以 2.67 亿美元回国

Founder

在悉尼企业家Michael Dunworth收拾行李搬进硅谷的 “黑客之家”,尝试科技创业生活的9年后,他又回到了澳大利亚的家中,在他的加密货币支付公司Wyre被以15亿美元收购后,他变得更加富有。

4月初,美国支付巨头Bolt收购了Wyre,这对这位36岁的年轻人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因为他持有12.5%的股份,现在他面临着令人羡慕的挑战,即下一步该怎么做。

出售他的加密货币初创公司后,澳大利亚侨民以 2.67 亿美元回国

Michael Dunworth

Dunworth在接受《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采访时谈到他在澳大利亚成功的科技创始人行列中的迅速崛起,他说他的公司已经成功地走在了一个快速增长的行业的前面,而且他仍然在接受作为一个新的年轻富豪的身份。

“这是一笔天文数字,”Dunworth说。

“但我们的增长速度如此之快,规模如此之大,以至于我们到了开始为自己的机会定价的阶段。”

Wyre是与Ioannis (Yanni) Giannaros共同创立的,Ioannis是一名软件工程师,2013年他刚搬到美国时,在硅谷共享的 “黑客之家 “中,他住在Dunworth的双层床下。

那是一个塞满廉价床铺的出租屋,想成为技术创始人和软件开发人员的人在那里每晚支付200美元,而他们试图找到他们的大突破。

Wyre使用基于区块链的技术为商家提供快速的跨境支付,并销售基于加密货币的支付应用编程接口(API),允许企业直接插入安全、受监管的加密货币支付基础设施。

该公司在美国27个州拥有货币传输器许可证,并在中国和巴西开展业务。

Bolt以其为商家提供的一键式结账服务而闻名,据说在1月份的一轮融资中估值为110亿美元,并将Wyre视为在其服务中增加对加密货币交易支持的一种方式。

“Bolt是支付领域的现任者,他们可以看到加密货币是市场的方向,”Dunworth说。

“他们就像彼得-帕克,而我们是要咬他们的蜘蛛,把他们变成蜘蛛侠。”

这是一个超级英雄的比喻,表明Dunworth成功之旅的根源仍历历在目。

在与吉安纳罗斯成为朋友后,他们两人的第一个商业想法是把自己打扮成蝙蝠侠和蜘蛛侠等超级英雄,在旧金山周围捡拾干洗物品。

令他们惊讶的是,这项业务起飞了,他们很快发现自己带着满满一车的衣物在城市里行驶,并与洗衣店建立了关系。

但在一个灾难性的银行假日之后,所有的洗衣店都关闭了,他们被迫将美元硬币投入现收现付的洗衣机,以完成当天的订单,Dunworth知道这不会是他的重大突破。

“我记得我坐在洗衣店外面,我在做什么?” Dunworth说。

“即使我们可以建立一个很酷的应用程序,协调超级英雄的位置,我也不想开一家洗衣公司。”

当时,网上购物已经成为美国人的一种日常习惯,Dunworth和Giannaros看到了开发一键结账产品的机会。Snapcard(后来成为Wyre)成立于2013年,两人建立了一个软件,将用户在Kmart、Zara和Amazon等商店的购买行为纳入一个购物篮。

客户只需为他们的各种购物支付一次,而Snapcard将在后台向所有不同的商家付款,并从购物篮的价值中提取2%。这个想法很新颖,很快他们就有了一个快速增长的客户群。

Dunworth说:”Yanni一度拥有北美最好的信用评分,因为我们用他的信用卡购买所有东西。

他每天购买价值10万美元的东西,并立即还款。”

踏入加密货币领域

当时,比特币作为一个热门的新概念在科技工作者中兴起,Dunworth认为提供加密货币支付是一种新的尝试。在结账时锁定价格,Snapcard将通过Coinbase账户接收比特币付款将其转换为美元,然后支付给商家,在此过程中扣除他们通常的2%。同样,令他们惊讶的是,需求暴涨,Snapcard发现自己被推入了银行执照和基于区块链的交易世界。

那是2013年,比特币的价格刚刚从15美元猛涨到1150美元左右,每个拥有一些加密货币的人都非常乐意把它花在网上购物。

Dunworth和Giannaros预见到了价格回落后的最终放缓,开始建立加密货币钱包,并开始研究他们需要持有哪些银行执照才能在美国促进加密货币的流动,这是一个艰苦的过程。

正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向Adam Draper经营的以比特币为重点的风险投资加速器Boost投资,后者提供了1万美元,以换取6%的业务。Dunworth现在形容这笔交易对他们来说相当不错。

但1万美元并没有让他们走得太远,所以在12个月内,Snapcard需要在其第一轮种子投资中筹集更多资金。

虽然现在风险资本的流动更加自由,但Dunworth发现这个过程非常痛苦。他最后给2300个不同的人发了冷淡的电子邮件,得到了600个邮件回复,100个电话回复,然后是25次会议,开出了两张支票。

Dunworth说:”筹集资金是如此困难。这是世界上最难的过程,因为我们不是斯坦福大学的校友,在Uber工作了四年,所以更难。这个过程很可怕,怎么形容都不为过。”

最终,他们在银行贷到了150万美元,这让他们租到了一间办公室,他们在一个侧室的地上放了两个床垫,他们在那里睡了三年时间。

此时,Snapcard已经推出了它的加密货币钱包,Dunworth已经一头扎进了加密货币监管和了解客户要求的西部荒野。

Dunworth说:”最难的部分不是从别人那里拿钱,而是确保他们不是骗子”。

当他在系统地确保Snapcard遵守围绕金融产品的严格的银行监管时,Dunworth和Giannaros他们并不想建立一个像Coinbase那样的公司,提供经纪和交易。

他们的API系统诞生于这样一个概念:全世界的公司都不想经历严格的合规步骤,相反,他们可以在Snapcard注册,然后即插即用。

当比特币在2015年左右陷入熊市时,Snapcard团队意识到他们已经建立了强大的轨道,可以持续、安全地将比特币转换成任何当地货币。由于区块链的全球性和即时性,Snapcard可以开始为与巴西和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制造商打交道的商家提供跨境支付。按照目前的情况,银行需要6天时间来结算跨境支付,而Snapcard可以提供当天结算。Dunworth说:”这很好,我们只是用比特币网络来即时完成,为所有这些商家释放了现金流。而且这个行业完全不受加密货币市场波动的影响。”Snapcard改名为Wyre,Dunworth和Giannaros迎来了爆炸式的增长,他们的技术支撑了Metamask和Rarible等知名加密货币品牌。

Dunworth说,Wyre的成功源于发现并解决了一个问题,即试图与加密货币合作的商家不愿意为了在其产品中提供加密货币支付而经历繁琐的许可程序。他们花了数年时间在不同的司法管辖区获得了适当的银行执照,并建立了一个加密货币支付API,为其他初创企业提供了一个完全合规的上行和下行的支付轨道。

该企业还搭上了电子商务和亚马逊商家繁荣的顺风车,利用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即时转账技术,与中国和巴西等快速增长的市场提供跨境支付。

Dunworth说:”有很多正确的地方,正确的时间,但也有一个铁的事实,那就是我们建立了这个正确的架构,拥有所有正确的许可证,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黑客入侵。”

Wyre的业务增长和去年9000万美元的收入,最终使它的15亿美元收购案成为现实。Dunworth说,出售的决定并不困难,因为这家新成立的公司已经超越了其快速增长的根基,正在逐步成为一个成熟的企业。此外,Dunworth已经准备好从战场上退后一步,搬回澳大利亚的家。Dunworth说:”到了这个时候,我真的已经力不从心了。”多年来,我的心理健康受到了打击,而且已经到了我有这种巨大的冒名顶替综合症的地步。”

Dunworth回到了澳大利亚,并计划在那里呆上两个月,但从Wyre的日常经营中退下来的轻松感冲昏了他的头脑,Giannaros在Bolt收购期间接任了首席执行官的职位。

“我们仍在研究我在Wyre的新位置上扮演什么角色,”Dunworth说。

编辑于 2022-05-12 01:08
「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
赞赏

发表评论已发布0

手机APP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 返回底部